精神醫療專業到底該如何看待現代商務車

但哀慟是否存在一種舉世標準現代商務車,精神醫療專業到底該如何看待,它跟牙痛、背痛一樣是我們不能忍受的東西嗎?凱博文就曾經投書國際頂尖醫學期刊 《刺胳針》(The Lancet),以自己的經驗反思,2011妻子過世一年後,還是極度哀傷,做什麼都提不起勁,但他認為那是一種紀念已故親人的方式,在哀悼中的懷念,自有其文化上的意涵,不是需要治癒的精神疾病。
「精神診斷最大的問題是不穩定,這牽涉到疾病的『實體』是什麼,其實是不確定的現代商務車。」
「到底憂鬱症是什麼?你的憂鬱症跟我的憂鬱症是一樣的嗎?台灣的跟美國的是一樣的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考研, 考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