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做有什麼問題居家看護

第2點是集體式的生活之下居家看護,容易造成模糊的身體界限。軍隊、監獄更甚至是集體式的宿舍、男校女校單一性別式的集合,都會出現對於身體界線的模糊,在認知上容易認為「那樣做有什麼問題」。很多人應該都經驗過在這樣的生活型態中,你開始會不介意大家一起洗澡、或是當著別人的面換衣服,甚至是很多男生宿舍也出現過集體比賽打手槍、或是互相打手槍的性遊戲,但當類似的劇本換到安置機構,因為參與遊戲的成員未滿18歲,無論是否合意,在法律的解釋上已經屬於性侵害,所以就成了當然需要介入處理的性平事件。
第3點則是安置機構或專業人員的養成訓練中,缺乏對於性需求的認識與具體的疏導策略。在實務上,我們並沒有合法、合理、合乎服務對象需求的「積極『性』」處遇策略,通常都是很消極、很隱諱處理。像是請孩子們去運動來減低對於性的慾望跟衝動、或是讓孩子們帶著清涼而不露點的書報圖片進浴室去,甚至更多時候都是「發生了事情才介入處理」,而非將這些與人不可分割的教育真正「積極」、「落實」在日常生活的引導中;並非安置機構的生活中刻意去性化,而是整個社會都將未滿18歲者的性需求視為「不存在」,或是「不應存在」,所以當然也沒有發展出對應的工作策略居家看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托福, 考試.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