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只是眾多困境的出口居家看護

「我幫林茵的時候就談好了居家看護,條件是她寫書之後,繼續幫下一個記者。」陳曉蕾笑著說。
身為一位署名的兒少安置機構受訪者,同時身為一個關注兒少安置議題的人、一名讀者,在《報導者》刊出〈遮掩的傷口:安置機構裡被性侵的少年們〉一文的當天,煎熬了整個下午之後,看到網友們不少「劃錯重點」的回應,所以不吐不快。寫作此文的初衷並非要推翻這篇報導,而是想藉此延伸一些討論跟澄清。
對我個人來說,這篇報導多著墨在描述著青少年間性霸凌的故事、機構對性議題的無能為力、以及在機構管理上對於性醜聞可能帶來負面效應的畏懼與怯懦,似乎有些過度簡化了性侵這件事。而在安置的照顧品質上,的確也有各機構間差異性很大的問題,文章裡提到的可怕機構,並非安置機構的全貌,但當然也點出一些真切的現實。
性侵的確是安置機構內很棘手的議題居家看護,但在我看來,這只是眾多困境的出口,只處理性侵議題而忽略其他致使因素,只是治標不治本的因應方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MBA, 家教.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