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的身份有了更深的理解居家看護

離開了上司、總編、社長,居家看護甚至整個機構的上層架構,某種程度上,獨立記者變得更加直面讀者。在陳曉蕾看來,這並不意味著更自由輕鬆,反而是更多的責任:每次接觸一個議題,在消化政策、數據和採訪素材之後,她都會花大量時間去思考,如何將這麼複雜的問題深入淺出地講給面前的讀者聽?出書以後,又花大量時間透過臉書、講座和讀者交流。
獨立記者陳曉蕾
陳曉蕾相信,獨立記者不是一條只有她可以走下去的路。攝:盧翊銘/端傳媒
在獨立記者這條路上行走多年,現在,陳曉蕾對自己的身份有了更深的理解,她希望跳出傳統框框,不再區分「記者」或「獨立記者」。「為什麼記者一定要在報館呢?」她反問道。
儘管在當下香港,離開傳統的媒體平台,獨立採寫仍不是許多業內人的選擇,而陳曉蕾也暫時沒有計畫,將「繼續報導」變成眾多獨立記者的聯盟或組織,但她仍然希望,將火苗慢慢延續下去,她相信,這不是一條只有她可以走下去的路居家看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MBA, 家教.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