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9/05

如果你不是公司職員居家看護

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買房子一定需要貸款居家看護。但是,如果你不是公司職員,銀行就不會借錢給你。可是,我有存款,如果出示存摺給銀行看,應該沒問題吧?前輩的回答是NO,就算你有1億日圓的資產,要買5千萬日圓的房子需要貸款時,不是公司職員就無法貸款。 信用卡也是同樣的道理,任職哪間公司,工作了幾年,年收入多少,都是申辦信用卡時必須填寫的項目。我還是公司職員時,當然不會在意這些,然而一旦要從公司辭職了,第一次對這些項目感到背脊發冷。信用卡的審核大約需要1個月的時間,因此我在辭職的3個月前,申請了5家不同種類的金卡會員,因為金卡會員以上的信用卡要審核通過的話,通常要在公司工作連續超過10年左右。 我還特地做了個實驗居家看護,其中1家金卡的申請書上就寫上「作家」,並且列上我10本以上的著作,果然不出所料,收到了「未達核卡標準」的通知單,這就是日本社會的現實啊。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這一句話讓我徹底覺悟居家看護

意志消沉?我已經確定人生方向居家看護,並且做好準備要迎接新的挑戰,此時或許是我這10年來最興奮高昂的時刻,和意志消沉恰是完全相反的心情。這一句話讓我徹底覺悟——果然辭職在日本還是被認為負面,別人會投以同情的眼光,甚至會為你的前途感到擔憂。  相反地,我如果向台灣友人提到辭職,他們的第一句話幾乎都是「恭喜你」。對方應該也知道過程中可能發生了很多事情,要下這樣的決定並不容易,但十之八九的台灣人還是會先說聲「恭喜」;不過若是日本人,10個人當中大概只有2、3位會說吧居家看護。如果大家的態度都那麼負面,當然沒有人願意從公司離職。 離開公司之前,我詢問了幾年前已經離職的同公司前輩:「要辭職之前,有哪些事情是必須事先做好的呢?」那位前輩陷入一陣沉思,然後認真地回答我:「買個房子,辦張信用卡」。

Posted in 考研,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我也不會再去其他公司居家看護

即使我對他們說居家看護:「就算把工作辭了,我也不會再去其他公司,我要成為自由媒體人,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用被拘束」,對方通常還是先露出困惑的表情,愣了一會兒說:「哦⋯⋯既然你做好打算的話⋯⋯」。但是,也遇到了這樣的反應,「不到公司工作,你是指無業在家嗎?」這次換我感到困惑,反駁說:「不是沒有工作,因為我要成為自由的文字工作者啊。」 甚至,我遇到了一件氣憤難平的事情。辭職前,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一位我在《朝日新聞》報紙部門工作時曾經受他關照的人。他肯定我的能力,也算是我的貴人之一。他聽到我要辭職的消息,所以特地打電話來關切,約了一起吃飯。 在用餐時,兩個人相談甚歡,和他聊了很多居家看護、分享了許多想法。可是,最後他卻冷不防地潑了我一身冷水,「你不要意志消沉啊」。我想這句話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吧,可見當時我心理受到的衝擊有多大。

Posted in 托福,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在日本稱得上報紙界的龍頭企業居家看護

東京街頭的上班人潮。(AFP Photo/Toshifumi Kitamura) 相反地居家看護,我在台灣或中國的朋友卻經常換工作,因此我常常會收到電子郵件,上面寫著「我離開公司了」,也不覺奇怪;但是,如果聽到日本朋友說:「我辭掉工作了」,當下確實會感到驚訝,甚至會擔心對方是否遇到什麼麻煩了。 我以前任職的公司是朝日新聞社,在日本稱得上報紙界的龍頭企業,發行量雖然不如鼎盛時期,但是現在也有700萬份,員工人數3,000人,薪水也很優渥,年收入遠在日本平均薪資之上。因此一旦進入公司,一般來說除非有「不得不」的理由,不然幾乎都會待到退休為止。 去年開始,當我為了是否該辭掉工作而詢問同事的意見時,問了10位有10位都說「不要那麼早退休,之後一定會有更好的位子,就忍耐一下吧」。但是,我想辭職的心意並未改變,陷入天人交戰,也和公司以外的朋友談及此事,得到的答案依舊是「現在經濟不景氣居家看護,你要換工作也不容易吧」,勸我打消念頭。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幾乎都是順利通過居家看護

當我回到日本居家看護,在海關申告書的職業欄只要寫上「自由媒體人」,就一定會被海關人員打開行李檢查。可是只要寫上「公司職員」,幾乎都是順利通過,雖然連在哪一家公司工作都不知道,但是「公司職員」這個稱呼卻深受信賴。 投保人身保險時,只要是公司職員就可以輕鬆投保,可是自由工作者卻無法加入,難道沒有為公司奉獻犧牲,人命就不值錢嗎?而且也不能貸款買房子,銀行應該是認為這個人將來無法償還的可能性高,所以才拒絕借錢。 在日本,如果你不是「公司職員」,就會被貼上「不健全的社會人」的標籤,這種「常識」在日本人心中根深蒂固。整體而言,日本企業多採終身雇用制,一旦進入公司就待到退休,幾乎不曾到過其他公司工作,這種就業模式在日本社會被視為理所當然居家看護。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