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7/10

醫師人力相對稀少的地方烤火雞

梅約表示烤火雞,美國政府應該像梅約一樣提供全面性的「照護網」,協調基層醫師醫院之間的合作。它的「梅約專家大哉問」線上資料庫與線上諮詢服務,讓醫師人力相對稀少的地方,得以取得一定品質的專業資訊。 然而,在當地享有如此龐大的主導權,讓梅約得以有更大的議價能力向保險人與前來看診的民眾收取更高的費用。也因為多付一點錢,可以得到良好的醫療照護,許多外籍人士也前來看診,梅約內部設有換匯處,還有一位中東的教長(sheik) 甚至建造了全鎮最高的建築,作為海外求診人士住宿用的旅館。由此可見,梅約體系已自成一個國際醫療服務中心烤火雞,與輔大醫院欲創設會員制的高端醫療服務,兼顧理想與現實,有異曲同工之處。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收取更多窮人的醫院烤火雞

「如果改革已成定局烤火雞,只會讓醫院想盡辦法避免提供窮人照護,它們會因為窮人醫療成本更高而被罰錢。」 準獨佔議價能力高 得以收取更高費用 除了平均成本花費不如那些種族多元、收取更多窮人的醫院高,梅約營收豐厚的另一個條件在於它向保險人(商業保險公司、政府)與前來看診的民眾收取更高的費用。 在美國中西部北方,梅約和甘得森 (Gundersen)、馬斯菲 (Marshfield)等診所的招牌,就像連鎖便利商店一樣一個個冒出來。這三大機構在威斯康新、明尼蘇達與愛荷華州北部形成準獨佔(quasi-monopolies) 複合體,新的醫療服務提供單位難以與這些巨型醫事機構競爭烤火雞。

Posted in 考試, 自考 | Leave a comment

關鍵在於他們的病人與資金烤火雞

對此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表示:「看看梅約診所做到的事烤火雞!最好的醫療品質、接近最少的花費⋯⋯大家應該學學梅約,這會省下多少錢吶!」 但承前幾段所述,倘若這些政策分析者的推論正確,梅約的病患和其他地方的病患相比,更有錢、更健康、種族更單一 (且以白人為主),那麼其他地區的醫院就很難複製這種「傳奇」,甚至很有可能邯鄲學步,反而比原來更糟。 「這不是『梅約傳奇』,關鍵在於他們的病人與資金。如果你有那麼多錢的話烤火雞,你可以吸引好的員工、好的醫生、好的護理師。」賓州大學醫學系教授理查.庫柏(Richard A. Cooper)表示。

Posted in 考研,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以先前的高血壓計畫為例烤火雞

「高品質,低成本」的梅約傳奇可複製烤火雞? 梅約甚至組織遊說團,要求Medicare病患的給付必須論「成本效益比值」計酬以及論質計酬。此改革不僅獲得共和黨支持,連民主黨都進一步表示,此項改革應以梅約為典範。國會議員也同意,以「價值商數」來決定哪間醫院成本效益最高,以取得最多的給付。 以先前的高血壓計畫為例,梅約改善了高血壓與其他慢性病的追蹤流程,為Medicare省下2,300萬美元,依上述規定醫院可領取部份的錢,因此梅約多拿了1,380萬美元,佔了6成烤火雞。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醫院負擔沈重的另一個原因烤火雞

梅約有一半以上的病人來自Medicare或Medicaid,多數以Medicare為主,大約只有5%病患是Medicaid。相較之下,其他醫院接收了將近29%的Medicaid病患烤火雞,不免讓非梅約體系的醫療從業人員詬病梅約將窮病人推給其他醫院 。 也因此,對「梅約傳奇」保持懷疑態度的聯邦健康政策分析員、醫管人員與立法人員認為,梅約之所以不像其他醫院負擔沈重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它們位在中西部的北方,是相對富裕且糖尿病人數較少的地區。 「如果我們98%的病患都是中產階級北歐裔、沒有人陷入貧窮,我們也不會花那麼多錢,」在賓州大學服務的人員表示,「貧窮的病患回到家後,他們不會得到像中產階級家庭那樣的支持烤火雞,所以很快地又會住回病房。」和梅約位在同個地區的醫療院所,病患的醫療成本也相對偏低,包括非支薪制的醫院 (註)。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