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7/06

當時各自在立法院的要求下烤乳豬

雖然目前法律上,對於特別預算和年度預算執行成效的外部監督機制大致相同烤乳豬,但仍有一個重要差別:年度預算依規定要分年編列,而特別預算在法律上並沒有規定多久編一次預算、辦理決算和審核,僅規定執行完畢應有一次決算。 扁政府和馬政府擴大公共建設的特別預算,當時各自在立法院的要求下,於特別條例中明訂預算籌編應「分年辦理」。而行政院版《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則僅規定「分期辦理」,並未明文納入行政院承諾的最長2年進行一期檢討。 問:未來大家檢討前瞻計畫的得失成敗,最終負責的就是你烤乳豬? 答:當然我要負責,行政院政治責任是我們要負責阿。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僅是在既有的決算烤乳豬

事實查核11:部分正確 過去特別條例的「監督條款」的確沒有明顯效用烤乳豬。特別預算和年度預算的審計機制雖然相同,但特別預算的決算與審核期程皆有不同。 扁政府和馬政府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中俗稱的「監督條款」,僅是在既有的決算、審計制度上多增加一個條文,規定審計機關若發現公務員因違法失職致使工程進度未達80%,要將機關主管送監察院調查。 但審計部提交的個案,監察院多僅以對機關糾正案處置。而事實上,《審計法》第69條就已規定,審計機關只要在考核機關績效時發現有「未盡職責」或「效能過低」情事烤乳豬,就應通報該上級機關和監察院進行調查。

Posted in 托福,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條例還有其他一些爭議烤乳豬

問:除了特別預算審議沒有明訂時程烤乳豬、8年的時間太長外,條例還有其他一些爭議,譬如並未放入究責條款? 答:預算執行本來就是要究責,年度預算要究責,特別預算當然也要究責,不該有任何差別。(事實查核11)年度預算怎麼究責呢?我們現在就有內部稽核制度,國發會、科技部、工程會,甚至主計處,他們會追究預算執行率。內部機制之外還有外部機制,包含審計部、監察院,年度預算也是,特別預算也是如此。 我們查過過去特別預算案,有些有寫究責機制、有些沒寫,有寫的也就是到監察院,你要把現有機制重講一遍,我也不反對啦!可是,我看到有立法委員提,執行率不到多少,就應該移送,那我覺得這個就太民粹了! 為什麼年度預算可以不用,特別預算就要烤乳豬?都是預算執行阿!如果覺得究責機制有問題,那應該全面檢討,不應該在這個地方(特別預算)去檢討。

Posted in 托福,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而地方縣市長明年就要選舉烤乳豬

問:這是8年的計畫,但蔡政府的任期是4年烤乳豬,而地方縣市長明年就要選舉,會讓人質疑建設經費編這麼多,是不是壓縮到下一任首長的施政空間? 答:如果你真的有意見,就到立法院去做追減預算、追加預算,沒有人不准,這個行政權的延續,在我來看完全不會有問題。美國也是,一編編好長,新政府上來之後可以全部翻過來,沒有什麼不可以,民主政治就是給你這種彈性,最大問題是預算要民意機關通過,你要追減預算也好,追加預算也好,都是民意機關通過就好,所以前面的人做的東西不對,你隨時都可以改,沒有什麼不可以烤乳豬。 特別預算究責與年度預算並無不同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擴大公共建設計畫烤乳豬

馬英九執政時期的「4年5千億」擴大公共建設計畫,在行政院將《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條例》送至立法院審查時,經建會主委陳添枝雖然有在委員會口頭報告計畫的大方向烤乳豬,並已提出幾項將納入的公共建設,但當時各部會仍在研擬相關計畫,而經建會也沒有提出所有計畫項目內容的彙整(詳見:立法院第98卷第01期(3687)公報,頁418)。 在特別條例三讀完成(2009-1-13),確定該項特別預算的總上限、舉債方式等相關規則後,經建會才將「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擬定完成,送至行政院院會烤乳豬。計畫項目內容與第一年的特別預算案在同一場行政院院會決議核定(2009-2-12)。(詳見:行政院第3131次院會決議)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

但你今天這樣講烤乳豬

問:若輿論希望是每年審議,你的看法是烤乳豬? 答:資本門支出用每年也很奇怪。我不願意批評馬政府,但你今天這樣講,我也不得不。馬政府那個4年5千億有很大問題,是為了增加支出而增加支出,他送出去的時候(指特別預算條例送到立法院)是沒有計畫的(事實查核10),是預算案通過之後才發函要請大家去提計畫,也許那時候真的是變成每年審才是對的。但我們很認真送出條例。 事實查核10:部分正確 馬政府在特別條例三讀前僅提出大方向,但沒有完整計畫項目內容烤乳豬。

Posted in 托福, 英文家教 | Leave a comment

烤乳豬那我們就講是2年一期嘛

問:我們指的是跟前瞻性質比較像的《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都明訂每年審理預算的原則烤乳豬? 答:那我們就講是2年一期嘛! 問:為何不乾脆就寫在條例裏,而要用「分期」字眼? 答:這問題很難拿捏,我現在編的其實2年都不到,也許9月、10月預算通過,到明年底就結束了,就要編下一次,這時候就不是2年,不能寫死成2年。其實一開始送條例到立法院的記者會已經講過了,就是2年一次,2年是原則,最長不到2年嘛,我覺得這邊不應該再來懷疑我們烤乳豬,如果連這個都要懷疑我們……

Posted in 家教,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過去特別條例確實有分期編列預算烤乳豬

答:不是,他們也不是每年的(事實查核9)。 事實查核9:部分正確 過去特別條例確實有分期編列預算烤乳豬,但與前瞻建設性質接近的兩大建設特別條例皆明定「分年度」編列預算。 儘管法律未明文規定,但過去動用特別預算前幾乎都會先立「特別條例」作為法源依據,而自九二一震災特別條例後,特別預算編列情況氾濫,政府年年編列特別預算,條例也依立院審議而有不同監督機制,其中與《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性質最為相近的《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及《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條例》都是明訂「分年度」提出計畫需求,而《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則僅訂「分期」提出烤乳豬。

Posted in 考研,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不需要每年編預算烤乳豬

答:我沒有必要。我不想要人家覺得是用特別預算要更多舉債空間烤乳豬,所以我才希望8年之內,舉債水準仍受公債法限制。其中有一年可能超過了,那是特別預算執行的關係,但是8年之內平均下來還是在公債法預算限制15%之內,我並沒有想要特別預算舉更多的債,還是受到原來的約束。 問:但除了債務彈性之外,特別預算在審理上也有彈性,不需要每年編預算? 答:這個彈性我們也不多啦,我們把他變成2年。我們有一些新增計畫(指前瞻計畫裡的新興計畫),我相信不會有問題,但不代表一定沒有問題,所以還是要檢討,每2年檢討一次。 問:但行政院送進立法院的「前瞻條例草案」並沒有明訂2年,只模糊講「分期」,而過去馬政府與扁政府的特別預算條例,會明訂每年編預算、每年審議烤乳豬?

Posted in 家教, 成考 | Leave a comment

主要是經常門增加所造成烤乳豬

事實查核8:正確 中央政府總預算的長期趨勢是上漲,但主要是經常門增加所造成烤乳豬。 1994年到2017年中央政府法定總預算(含追加預算。1999年和2000年之預算因改制有跨年度編列,不列入分析),長期而言是逐漸成長,從1994年的1兆648億元,成長到2017年的1兆9740億元,13年間增加了約85%。其中主要是經常門支出的成長。資本門支出則長期維持在穩定水準,平均約一年3080億元。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中央政府總預算) 問:特別預算可免除《公共債務法》限制烤乳豬,等於有擴大債務的彈性,外界也擔心政府會拉高舉債額度?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