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4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我的心臟出了點問題。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媽,什麼東西只有五年呢?」 「沒有,妳好好休息喔!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媽,妳一定有什麼事瞞著我。」 「信子,妳要堅強啊!」 媽媽告訴我,原來我在學校昏倒,是因為長期的睡眠不足加上我食量太少體力不支,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我的心臟出了點問題。這只是推測,因為還沒照X光並不能確定, 但是如果這個推測成立的話,我的壽命最短不到一年,最長不超過五年。 難怪媽媽會哭泣,就連我聽到這個消息時,也嚇住了, 我不是很健康嗎?我還有好多夢想耶! 我長大後要去日本旅行、我要買一台重型機車來玩、我還要嫁個有錢的帥哥、我要穿上白色的婚紗。醫院看護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頂多只有五年了,五年,五年…」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媽媽站在門外,很顯然的是在跟醫生談話。我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啜泣的聲音,我又閉上了眼睛,現在才下午三點多而已。 媽媽結束了與醫生的談話,走進病房,她輕輕的坐在我身邊,雖然我眼睛閉著,但我知道她正在凝視著我。 輕輕的,媽媽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著: 「頂多只有五年了,五年,五年…」 我睜開雙眼,詫異的看著媽媽。醫院看護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阿建不在我旁邊,他還要上課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羽,你最近怎麼都沒上線呢?」「有人規定我一定要上線嗎?」 「可是你不上線我會想你啊!」 「好笑,你是我的誰呀!你想我我就要上線啊!」「可是…」 這時候,他們班的班花走了過來。 「羽,她是誰呢?」「不認識,她找錯人了。」 羽和他們班的班花親暱的走了進去,丟下我站在門口,我突然覺得天旋地轉,突然喘不過氣來, 好像有人把我的心臟挖出來,並且狠狠地揉捏絞碎。這種痛撤心扉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 因為我開始移動我的腳步往我們班的教室走著。我只覺得頭還是昏昏的,腳步也越來越沉重, 突然我的身體像是失去了骨頭一樣,站不住還往地板倒下去。在我的眼前變成一片黑暗之前,我看到阿建衝向我, 嘴裡還叫著我的名字:「信子!信子!」我淡淡的笑了。醒來時,我已經在醫院裡了,阿建不在我旁邊,他還要上課。醫院看護

Posted in 家教, 成考 | Leave a comment

其實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其實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但是我總是不當一回事,因為那時候的我,自己為得到了羽的愛,什麼都不重要了。 二年級上學期結束了,我還在作夢,寒假時,我們全家到美國的阿姨家去渡假。 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沒在上線跟羽聊天,我還以為羽會因此而加倍想念我。可是事實是殘酷的,當寒假結束, 我也回到了台灣,一回到台灣的家,我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連上網路,羽不在線上。 我想,或許是因為他有事情出去了吧!但是接連著一整個禮拜他都沒上線,我覺得好空虛,好像少了什麼, 整個人都怪怪的。後來,我真的受不了了,直接跑到他們班去找他,他懶洋洋的走了出來。醫院看護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不要生氣好嗎?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不要生氣好嗎?我看完後,氣憤的將剩下的怒氣發洩在那張紙條上,撕成一片片的碎紙片。 就這樣子,我跟阿建的關係變的很僵,我一直認為那是他咎由自取,不是我的錯,我還是很喜歡羽, 而且已經喜歡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了。升上二年級後,我慢慢的也荒廢了學業,一回到家就打開電腦等羽上線, 跟羽聊天成為我一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這樣子,我在學校的成績不斷的往後掉, 從一開始全校排名前十變成三十、六十、一百、兩百…。雖然我已經和阿建合好了,但是我們都有了一個默契, 不再提及關於羽的任何事情。 我功課一直掉的原因,阿建其實心知肚明,他常常會叫我多用功,不要再沉迷於網路了。醫院看護

Posted in 家教, 成考 | Leave a comment

我輕輕的笑著告訴大家,我很健康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我輕輕的笑著告訴大家,我很健康,那只是一場重感冒罷了,現在的我已完全康復, 在我對大家說的時候,卻瞥見阿建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痛苦,我的生活又恢復以往的忙碌, 只是我們的導師有把我叫去說了一些話,她說了什麼我不記得了,總之就是一些好好保養身體, 不要在為了拼功課而累倒,身體是比較重要的。不過現在是二年級下學期了,我跟媽媽商量過了,等這學期讀完, 我就先辦休學休息個一年,反正我活不活的過一年還是個未知數呢?爸爸真的去買了台notebook給我。醫院看護

Posted in 家教, 成考 | Leave a comment

瘦了,臉色也蒼白了一些些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那天我起了個大早,刷牙、洗臉、換好衣服、吃完早餐,我站在鏡子面前看著鏡中的人。瘦了,臉色也蒼白了一些些, 我笑一笑,苦澀的牽動了紫中泛白的嘴角。 到了教室,我看到我的桌子上放了好幾張慰問的卡片,好感動我的眼淚又悄悄的滑落, 阿建走過來,輕輕的幫我把書包放好並拉開椅子。 「信子,妳累的話就先請假回家,不要太硬撐喔!」 好多同學也都走了過來,七嘴八舌的熱鬧了起來。 「信子,妳身體還好吧!」 「信子,妳是生了什麼病啊?」 「信子,妳好像變瘦了喔!」醫院看護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

五年,對某些人而言並不短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五年,對某些人而言並不短,但是當你發現你最後的壽命頂多是五年時,你就會覺得,五年,何其短。在我住院的這幾天晚上, 阿建常來陪我,他會告訴我今天學校教了什麼,他怕我因為沒聽課功課會退步,所以他不 管上課 老師教了什麼,不管他是不是聽得懂, 全都抄下來給我。雖然他的字還是沒我的字漂亮,但看的出來,他很努力寫出最工整的字體。 我出院後,請了兩個禮拜的假在家裡靜養,這一直被我認為是老人才會做的事,居然在我國二的時候就做了。 阿建每天放學還是會到我家來陪我,他知道病人最需要的就是關心。兩個禮拜後,我回到學校去。醫院看護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好吧!我承認,我也很喜歡阿建。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以前小的時候都覺得接吻很噁心,但是阿建的吻好輕、好柔,我不抗拒,甚至…還有點喜歡。 好吧!我承認,我也很喜歡阿建。 但是我還沉醉在羽的世界中,現在面對阿建,我感慨萬千, 「阿建,你…」我的臉一定很紅。 「信子,我知道妳一定還很難過,但是我會陪著妳的。」 「阿建,謝謝你。」 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是一種複雜的配方,剛失戀的痛苦與被愛的喜悅,還有一種即將離去的惆悵。醫院看護

Posted in 家教, 成考 | Leave a comment

晚一點的時候醫院看護

醫院看護晚一點的時候, 我照了X光,證實了那個推測是正確的,意思就是說,我活不過五年了,我愣愣的躺回病床上,瞪著天花板, 隔壁病床的病人不時傳來一陣陣的咳嗽。 「媽,我想要一台notebook。」「嗚…好…嗚…」媽媽還在哭。 這三天我必須住在醫院裡接受一些檢查之類的東西。 我很害怕,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住院, 晚上大概七點多的時候,我有了第一個探病的客人—阿建。 「信子,妳不要緊吧!」阿建一臉關心的問。 「阿建,我活不過五年了,最快一年就走了。」 「信子,妳不要開玩笑喔!」「阿建,我不是在騙你。」 「真的嗎?」「對不起,以前我常欺負你,但是謝謝你。」 「信子,不要再說了!我永遠會陪在妳身邊的。」 「為什麼呢?」「因為…我喜歡妳!」「啊?」 在這個小小的病房裡,我明白了阿建的心意,我的初吻,也在阿建告白完的幾秒後被他給奪走了。醫院看護

Posted in 家教, 成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