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托福

大法官認定這顯有瑕疵烤肉

首先,大法官指出,烤肉台灣無配偶的適婚人民本有結婚自由,要不要結婚、跟誰結婚,都是個人的自主決定。是否能自主決定,攸關國民人格是否能健全發展、人性尊嚴是否能得到維護,所以,是否能自由結婚,乃是人民的重要基本權利。以此基本權利出發,只要即便兩人是相同性別,如果想以「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就應該受到婚姻自由的保障。而在台灣現行《民法》972條規定中,僅以「男女」當事人為主體,未處理同性伴侶議題,大法官認定這顯有瑕疵。 除此之外,「平等」亦是本次大法官解釋的論述核心。雖然按照《憲法》第7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當中並未列出「性傾向」做為一種歧視事由,不過在本次釋字中,大法官也清楚認定,這幾種事例「只是舉例」,不在《憲法》條文內的身心障礙、不同性傾向者,也該適用。 環繞自由、平等兩大核心、以個人為權利主體釋字之外,在強力爭議下,大法官亦嘗試回應「華人傳統家庭倫常」。 在解釋文當中,大法官申論「如認婚姻係以保障繁衍後代之功能為考量,其著眼固非無據。然查婚姻章並未規定異性二人結婚須以具有生育能力為要件;亦未規定結婚後不能生育或未生育為婚姻無效、得撤銷或裁判離婚之事由,是繁衍後代顯非婚姻不可或缺之要素。」同時「倘以婚姻係為維護基本倫理秩序烤肉,如結婚年齡、單一配偶、近親禁婚、忠貞義務及扶養義務等為考量,其計慮固屬正當。」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烤肉食材體味不同的日本「難題」

日本通民為慶祝新年拜訪明治神社。數百萬日本人每年新年會到訪全國各地的寺廟和寺廟,為家庭的福祉祈禱。攝:Kazuhiro Nogi / AFP 編者按:客居,也是一種旅行,烤肉食材更是一種修行。在日本客居的本文作者,就遇到了旅者少有碰到的問題:傳教。五花八門的傳教手段、層出不窮的傳教活動,讓人疲於應對,有時甚至要開動腦筋,開展一場「信仰」的交鋒。讓我們跟著作者一起,體味不同的日本「難題」。 在日本,恐怕所有人都遇到過熱心的傳教人士,還不止一次。 我第一次遇上傳教人士上門是剛剛到日本留學時。門鈴叮咚聲,門外一位穿着典雅淡粉色和服,打扮得體的中年女性,隔着門,她粧容淡雅的臉上有親切善意的微笑。 「您好,請問您對獲得心靈上的平靜感興趣嗎?」打開門後,她笑得更加熱情,從手提袋中拿出一本裝訂得有模有樣的小冊子。 「謝謝……」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是點頭接過小冊子烤肉食材。 和服女看我接過小冊子,興奮起來,提了口氣,一下子說了很多。 「對,對不起,我是外國人,日語不太好……」我不好意思地打斷她。 她完全沒有怨氣,一個勁道歉,然後又加了一些手勢放慢語速說道:「那你先把小冊子讀一讀,你能看懂漢字嗎?」

Posted in 托福,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媒體就有機會讓自己活下去烤肉食材

日本是個集體主義與群性興盛的國家,烤肉食材體現在媒體上卻壓抑了新聞自由,使得媒體會因為同業間的壓力而不易出現獨家新聞、揭弊新聞,媒體表現實際上令人失望。 日本是個集體主義與群性興盛的國家,體現在媒體上卻壓抑了新聞自由,使得媒體會因為同業間的壓力而不易出現獨家新聞、揭弊新聞,媒體表現實際上令人失望。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5年9月,主打深度調查報導的新媒體《報導者》正式成立,即便長篇文章的點閱率表現並不亮眼,但在「轉寄、分享次數」上卻佔有優勢。何榮幸分析,社群媒體本身就是個人的展演場域,「人們會私底下點閱波多野結衣(日本AV女優)的照片,但在臉書上分享報導者的文章」。長篇報導在有限時間內的點閱率必然吃虧,若拉長時間來看,能夠引起共鳴的文章表現仍然不俗。「在社群時代,轉寄分享就有價值、意義與影響力,媒體就有機會讓自己活下去。」 「最壞的年代,也可能是最好的年代。」何榮幸總結,近年從傳統媒體到新媒體都交出許多精彩作品,當「利他」、「公共分享」成為媒體核心精神,各類新舊媒體便能共同建構民主深化的基石。「民主不會從天而降,好媒體、好報導、好記者也是。」最後,何榮幸呼籲,要讓調查報導也成為好生意,更要支持優質媒體長遠走下去。 「廢墟中開出一朵花,亂世中守護一畝田。」何榮幸在《我的小革命:相信夢想,相信自己內在的力量》書中的自序如此說道,也正正呼應了王文靜在講座開場時的引言:「雖然環境使我們悲觀,但我們還是要充滿希望烤肉食材。」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你的心胸怎能不開闊烤肉食材

「我希望牧區年輕人,烤肉食材不一定要順應大資本、都市化,在那樣一個沒有「產業」的地方,有小而美的生存方式,創造自己的價值與邏輯,希望這個品牌,可以跟在地產生更多連結。」 木子鵬創立了旅行品牌「遊牧行」,玉樹九月底開始下雪,只有在夏天能夠出團。木子鵬在出團前半年,會進行許多演講,除了向台灣人介紹「藏區」,也想了解大家對藏區旅行的想法。接近七月,木子鵬先到當地安排帳篷物資、與當地人協調,預走過一遍行程,種種細心安排,就是希望台灣人更貼近藏區。 Ting 是「遊牧行」的志工,是被木子鵬的熱情感動的台灣人之一。「下飛機那一刻,我就哭了,那種環境裏,你的心胸怎能不開闊?」Ting笑著回憶,在玉樹,她吃著藏餐,思考人跟自然的關係;在草原上,體會到「洗澡是件很奢侈的事情。」去當地學生做家訪時,Tina也親眼看見,雖然他們生活情況不好,「但是物質慾望很低,笑容都很滿足。」 楊祐瑜是「遊牧行」的第一個員工,對她而言,「旅行是一個媒介,讓人以更有趣的眼光去認識這個地方。」楊祐瑜回憶,去年她參與了草原主人從夏季牧場遷徙到冬季牧場的過程,除了家當盡皆搬遷,煙囪、房屋骨架,甚至連地上的牛糞都要帶走,什麼都不留下。這過程讓她最驚訝的是,對城市人來說,氂牛都長得一模一樣,但「每一隻氂牛是誰的,當地人都認得出來烤肉食材!」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一度民調領先烤肉

勒龐在里昂造勢的前一天,現年39歲、傾向温和左翼的獨立參選人馬克隆也在里昂舉行了演講,約8000人出席了活動。馬克隆曾在投資銀行任職,後放棄高薪擔任奧朗德政府的經濟部長。經濟上支持自由主義、社會議題上傾向進步的他,自去年11月參選總統以來就成為最大黑馬烤肉。 馬克隆在前一日的活動中曾炮轟勒龐背叛「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精神,「某些人在今天假裝以人民的名義說話,但他們只是口技表演者。」 通過削弱我們的視野,他們背叛了自由;通過強調某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他們背叛了平等;因為憎恨和他們不一樣的臉龐,他們背叛了博愛。 前法國經濟部長、獨立參選人馬克隆 馬克隆尚未公布完整政綱,但他強調希望「彌合日益分裂成兩個的法國」。他自稱為進步主義者,並指進步主義者是相信創新、性別平等、環境保護、數字化、公正、機會平等和歐洲的人群。他計劃透過創新、削減官僚制度、調整過度嚴苛的勞工法、增加教育開支、增加軍備預算和警察僱員等措施來刺激經濟。 另一方面,一度民調領先、被形容為「法國戴卓爾」的共和黨候選人菲永,則因妻兒涉嫌吃空餉的醜聞而導致支持率大跌。 著名政治諷刺期刊《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近期揭露,在一則2007年的訪問中,菲永的妻子佩內洛普(Penelope Fillon)曾透露,自己雖然於1998到2002年丈夫擔任國會議員期間曾擔任他的助理,但幾乎沒有做實際工作。而法國法律儘管允許議員聘用家庭成員擔任助理,但掛名侵吞公款則屬刑事犯罪。此外,菲永還被曝在2005至2007年擔任議員期間,曾向其尚未獲得律師資格的長子長女支付了逾8萬歐元律師酬勞烤肉。

Posted in 托福,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經濟上支持自由主義烤肉

她又呼籲法國人判斷「真的醜聞和骯髒的政治伎倆。」 馬克隆公布經濟計劃,仍在尋求各方支持烤肉 馬克隆曾擔任現任總統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的經濟部長,也曾在投資銀行工作。上週,他公布了經濟政綱。馬克隆計劃推出500億歐元的公共投資計劃,同時大幅削減政府開支、全面檢修對低收入群體和投資者過於友好的稅收體系,嚴格執行歐盟將公共赤字限制在國內生產總值(GDP)3%水平的規定;不過他也表示,不會改變每週35小時的工作時數,不會更改法國政府35年前設置的財富稅,亦不會將60歲的退休年齡提高。 經濟上支持自由主義、社會議題上傾向進步的馬克隆,還希望繼續推動勞動市場自由化以及加強歐元間進一步的融合,他甚至計劃倡議在歐元區設置共同的財政部長和投資計劃。 馬克隆還在積極爭取國內外的支持。就在2月26日,馬克隆剛與法國前環境部長博洛(Jean-Louis Borloo)用膳、以尋求他的支持;另外,馬克隆已相約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於3月會面烤肉。 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主席勒龐(Marine Le Pen)正式宣布參選總統。攝:Robert Pratta/Reuters 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主席勒龐(Marine Le Pen)正式宣布參選總統;温和右翼政黨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總統候選人、前總理菲永(François Fillon)因妻兒陷吃空餉醜聞民望大跌;温和左翼的獨立參選人、前經濟部長馬克隆(Emmanuel M acron)快速崛起——法國大選的大幕正在一系列緊湊的戲碼中展開。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左派臉上的血跡是紅汞居家看護

面對左派示威,政府一開始冷處理,居家看護表現退讓克制,對左派人士的舉動沒太多控制。不過,隨著左派聲勢越見浩大,港府當局漸漸失去耐性,到5月22日,流血衝突終再次出現。 早上10時許,百多人的左派小隊途經花園道口時,被那裏佈防的防暴警察阻截。僵持了約20分鐘後,左派隊伍執意前行,衝突於是一觸即發,警察揮棍毆打、拘捕示威者。示威者不少頭破血流,染紅了花園道,是為「五二二事件」。 但有爭議認為,這場大規模的流血場面,是左派的偽裝。 在港英政府的描述裏,這些畫面是有預謀的做假。事後,政府新聞處如此描述衝突場景:「整個(左派)隊伍熟練地立即倒作一團,被安排在隊內中之女子開始表演用血塗他們的臉孔。當『傷者』從他們袋內取出他們為此目的一直帶着的繃帶時,這齣假劇達到最高潮。」政府一直強調,左派臉上的血跡是紅汞。 但對此,左派矢口否認。傳媒人張家偉另一「六七」專著《傷城記》採訪了當日帶隊、時任三聯書店副經理蕭滋,他沒有看過任何示威者在「演戲」:「我當時看不到有人帶繃帶紅汞,何必那麼低劣?」 除了左派,當時駐守港督府的警員陸啟鎏都指,確實有左派群眾帶紅汞,「但不能說這是喬裝作假,這是救急用品居家看護。」

Posted in 托福,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警方開始進駐新蒲崗大有街居家看護

但當年一些記者和工人有不同的說法居家看護。 根據《明報月刊》1967年7月號,記者走進工廠實地採訪後發現,工廠啤機部倘若維持正常效率,每期薪金最少可達200元,最高至400元,故此有意見認為新例要求員工兩期資金達160元,並非苛刻。 另外,工廠非左派工人說,以往資方管理寬鬆,部分工人因而懶惰成性,每天僅工作數小時,生產額不達預期,資方未能定期交貨才決定訂立新例。 資深傳媒人張家偉在其專著《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都引述了人造膠花廠一名高姓工人的話,他說「我們老板頂好了,工資頂高,福利頂多」,而且他發現廠內很多機器順壞,「損壞的地方,本來並不容易損壞,證明受人蓄意破壞機器」,所以新例僅用來對付廠內少數「懶做貪吃」的害群之馬。 四、1967年5月 —— 警方介入新蒲崗勞資糾紛,暗藏陰謀? 5月4日開始,警方開始進駐新蒲崗大有街。 隨後兩天,勞資談判破裂後,廠外愈發緊張。5月6日,廠外工友阻止廠房兩輛大貨車出貨,示威工友蕭劍輝聲稱被管工孔彪踢傷,群情霎時洶湧。有人在擾攘間,乘亂從後面咖啡檔扔擲鐵摺椅入人群中,場面迅即失控居家看護。 防暴警察見狀到場,封鎖鄰近街道,並跟在場工人發生衝突;封鎖線外的數百名工人瞬時鼓噪,不住投擲鐵罐、玻璃樽。按《明報》報導,「防暴連」最後拘捕了21人,同時在混亂中打傷多名工友。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全國一片混亂醫院看護

葡萄牙大權旁落後,迅速失去統治意志,醫院看護這使到它主動在1975年提出歸還澳門,但鑑於當時中國大陸的文革尚未結束,全國一片混亂,根本沒有心思去考慮收回澳門的問題,所以即使葡萄牙主動歸還,中共還是不敢接收。 葡萄牙政府失去統治意志後,澳門就陷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全面停頓的狀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是全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高速發展的黃金20年,香港、台灣、新加坡、南韓就在這20年間發展成為「亞洲四小龍」。相比之下,澳門的停滯、沒落就顯得特別突出。 中共收回澳門過程順利 澳門在全面處於停滯、沒落的情況下,對「回歸」產生三個明顯的影響: 第一,從民心看,澳門居民盼望「回歸」,希望藉「回歸」來改變澳葡政府不作為的局面,至少可以改善治安狀況。所以,與香港不同,澳門居民不反對「回歸」。 第二,從客觀條件看,由於經濟社會文化的全盤停滯,沒有太多的籌碼來與中央政府討價還價。所以在中葡關於澳門「回歸」的談判過程中,澳門人基本上提不出任何值得中央重視的方案或要求醫院看護。 第三,從人民質素這個主觀條件看,由於長期落後的影響,加上身處「半解放區」的政治現實,澳門居民仍然是受封建式的「臣民意識」及殖民地式的「順民心態」影響,所以澳門社會至今無法孕育出一個健康的公民社會。現代公民社會追求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些中共所討厭的「西方價值觀」,都難以在澳門生根發育。這使到在整個中葡談判過程中,澳門人的聲音十分微弱。

Posted in 托福, 自考 | Leave a comment

香港在雨傘運動期間醫院看護

價值真空釀成的社運困境醫院看護 香港人不難列舉「香港核心價值」,但我卻找不到可自豪地稱為「澳門核心價值」的特質。我只可以說在風俗習慣方面,澳門人重視維持和諧、非惡性競爭性及確保良好的人脈關係,但仍不存在澳門人會共同維護而可稱為「價值」的東西。政治上能取得最大公約數的議題,就只剩下「集體利益」,例如福利及本地人優先的工作機會。 澳門的本土利益議題是不乏支持者的,例如博彩工會多次遊行反對輸入外勞莊荷的言論,有家傭僱主遊行要求對外地家傭求職及轉工有更多限制。今年其中一個犯眾怒的議題,就是澳門基金會向中國大陸暨南大學捐款一億的事件,澳門人最不滿的是將資源移到外地,而重點並非澳門基金會長年為人詬病的黑箱操作制度性問題。 香港在雨傘運動期間,即使公民社會幾乎出盡全力,不但爭取民主毫無進展,反之,自治程度更被一步步侵蝕,自由被一步步收窄,香港變得愈來愈澳門化。對澳門來說,中國因素及與鄰近地區的整合,其公眾認受性及意義與香港的有所不同。在澳門公民社會長年積弱、價值真空的環境下,澳門民主運動應以什麼為目標?社運人還可發揮什麼角色?醫院看護這些都是澳門正要面對的難題。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