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當其衝的是工人階級醫院看護

馬克思曾經指出,在資本主義下醫院看護,當經濟出現問題,首當其衝的是工人階級。當經濟好轉時,工人階級又不能享受成果。雖然馬克思的不少想法已被證實錯誤,但這裏提及的卻一點也沒有錯。當香港經濟起飛時,港英政府不但停止發放小販牌照,更想方設法收回已發出的牌照,此舉正是馬克思所說的,當權者增加勞動後備大軍的方法,以保證勞動市場有充足的人力供應。從整體經濟發展的角度而言,這種做法並無不妥,但卻顯然削減了香港勞苦大眾自行謀生的選擇。即是說,香港經濟起飛,勞苦階層除了出售一己的勞動力醫院看護,便再沒有其他選擇。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自食其力的升斗市民醫院看護

自行謀生的自由受限制
的確,梁振英治港五年醫院看護,反映貧富縣殊的堅尼系數上升至0.539;食環署人員動輒以無牌售賣的罪名打壓在街頭擺賣、自食其力的升斗市民,很大程度上是拉開貧富懸殊差距的元兇之一。香港開埠初期,港英政府除了發出流動小販牌照,更在二戰後,發出大牌檔的牌照,讓小市民可以自食其力。但當香港在上世紀70年代經濟起飛後,有關當局不但停止發牌,更着手取締已發出的牌照。1993年,當時的市政局推出計劃,自願交還小販牌照可獲3萬元的特惠金外,還可選擇空置的固定小販攤位,或以優惠租金租用公眾街市內的空置單位。截至2016年,這項計劃推出以來,流動小販的數目由3500減至415。值得注意的是醫院看護,減少的數目並非全是小販自願交還牌照,因為當牌照持有人去世,牌照便會失效。

Posted in 考試, 自考 | Leave a comment

執拾人家棄置的紙皮醫院看護

75歲香港清潔女工,執拾棄置的紙皮醫院看護,並以1元售賣紙皮予外籍傭工,而遭在場的食環署票控。這事件曝光後公眾嘩然,差不多所有人都指責食環署人員不近人情。圖為深水埗一位執拾紙皮的婆婆。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不願領取綜援的75歲香港清潔女工,為了幫補生計,執拾人家棄置的紙皮。當外籍傭工以1元向她購買紙皮用作坐墊時,在場虎視眈眈的食環署人員馬上以無牌售賣的罪名票控該婆婆。事件曝光後公眾嘩然,在社交媒體上,差不多所有人都指責食環署人員不近人情。不少人更把事件和即將卸任的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公司 UGL 5000萬一事相提比論醫院看護,認為兩者相比,正好是「竊鉤者銖,竊國者侯」的示範。

Posted in 托福,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輟學後又過去兩年多醫院看護

偶爾回國休假,小李發現自己一下子又變得健談醫院看護,跟多年的好友暢談各自的經歷,彷彿找回了逝去的時光。他希望自己未來能回中國做生意,因為同年齡段的好朋友都在中國。

輟學後又過去兩年多,在非洲每天的生活似乎是前一天的重複,白天去店裏,晚上回宿舍玩手機、打遊戲。平淡的日子把小李的浮躁感漸漸磨平。慢慢他開始主動跟當地員工學習斯瓦西里語和英語。現在雖然太複雜的詞和句子他還是不會說、聽不懂醫院看護,但跟當地人溝通交流、談生意已不成問題。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大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醫院看護

在坦桑的日子時常帶給他前所未有的孤單感醫院看護——「大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爸媽每天去店裏工作,也經常回國。姑父和堂哥和他相處時間最久,給他做飯、照顧他、陪他打撲克消遣時間。可小李還是感到孤單。「姑父他們不管怎麼關心我,還是覺得有代溝,比較孤獨。」大他3歲的堂哥不喜歡說話聊天,兩人很少交流。在學校裏認識的中國小夥伴,年齡又都比他小好幾歲,也只有週末才有時間出來聚聚。

他說,非洲生活中最「壓抑」的地方就是身邊能交心的人太少,他把交流轉移到網絡上,用QQ跟遠在中國的好友閒聊,卻因為距離遙遠而漸漸疏遠醫院看護。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

腳踩樹葉的沙沙聲隆乳

如John Cage所述,(藝術)最高形式的目的是完全無目的隆乳,人從而融入自然(The highest purpose is to have no purpose at all. This puts one in accord with nature in her manner of operation.)。世間萬物皆為樂音,石頭摩擦的噠噠聲、拉鏈的咿咿呀呀、腳踩樹葉的沙沙聲,都充斥在Nelson的音樂之中。演奏不可預見,也沒有結果,觀眾對和諧聲律的聽覺預期會被完全打破,聲音即音符,而音樂即是此刻,即是生活。

即興可以源自任何靈感。腦海裏,「有時候是公式,有時候是圖畫,有時候是音調,有時候是能量,有時候是形狀,有時候是結構,有時候什麼都沒有,有時候只是「此刻」,多少個「此刻」?是五個,還是七個,還是一半?太多,太多可能性,」他說隆乳。

Posted in 家教,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他便到處行走隆乳

與畫者相似,有各個不同時期的分野隆乳。他必須不斷尋找讓自己癡迷的東西,因癡迷也難免有賞味期限。若是找不到,他便到處行走,不停地走。
世間萬物皆為樂音,石頭摩擦的噠噠聲、拉鏈的咿咿呀呀、腳踩樹葉的沙沙聲,都充斥在Nelson的音樂之中。演奏不可預見,也沒有結果,觀眾對和諧聲律的聽覺預期會被完全打破,聲音即音符,而音樂即是此刻,即是生活。
言談間,他突然擺弄手中的吉他,沒有預兆。吉他的第一二弦各被調低了一個全音,演奏起來陰鬱、銳利。他的手指在指板上快速遊走,嘴裏發出低沉的嘶吼,繼而升高、增大聲量,如同吶喊,又迅速墜落,緩慢低語,如同神靈唸咒隆乳。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我總是極度癡迷隆乳

Nelson感到父親的形象變得些許不同,更像一個活生生的人了隆乳。
移動的每個此刻都是樂音
Nelson創作的音樂劇有影片、音樂、話劇等元素。
阿史策劃的多媒體演出有即興演奏、舊影像、聲音片段等元素。 攝:吳煒豪/端傳媒
坪洲。

要是捕獲到新的靈感或是樂器,而又天氣好,Nelson能在閣樓待上一整天,忘記飲食,忘記洗手間,只有進行中的創作和試驗隆乳。
「對於鐘愛的事物,我總是極度癡迷。」他說。

Posted in 托福,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自己過去並非故意隆乳

如今的Nelson,在父親的病重之時隆乳,還能把手搭在父親手上,這是他從不能想象的事情。關係已不如之前劍拔弩張,父親最近還在電話裏坦誠,自己過去並非故意,那些亦來自他所受的不完整的成長教育。同樣老去的Nelson仍清晰看得見身上來自童年的創傷,但如今他明白要學會自己舔舐傷口愈合。

錄音裏的父親在與朋友道別隆乳,說真希望我們還能一塊兒玩音樂。Nelson感到一陣悲涼,吉他裏有着渴望的味道。
結束曲,他彈唱Those were the days,60年代美國的流行曲。阿史在Stanley的卡帶裏找到了他錄下的這首歌。「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他始終與父親相似隆乳

成長於一個矛盾而失調的家庭隆乳,使Nelson不善交際,酷愛獨處。他彈奏的東西父親從不喜歡,總是希望他能夠彈一些入流的東西。父親喜愛搖擺樂(Swing),如Perry Como和Andy Williams,也喜歡經典如Moon River,而Nelson又不可避免地從小深受父親音樂喜好的影響。

儘管他不願承認,他始終與父親相似。Stanley住院時,阿史去探望,藥物作用之下又在醫院裏處處受限,Stanley情緒暴躁,嚷嚷着要為自己的權利奮鬥隆乳。「那一刻我覺得Nelson果真是他的兒子啊,」阿史說。Nelson大笑。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