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新的就業可能烤乳豬

雲端上,烤乳豬我們看見最新一批生力軍正在畫著3D建築模型。這項技術不但是國際建築競標關鍵,更是讓身心障礙者成為企業人力資產的舞台。走入雲端時代後,115萬障友,有沒有新的就業可能?我們從企業前線找答案。

台北市八德路,一棟離三創園區不遠的大樓裡,阿德(化名)的螢幕上,一棟建築正在「模擬施工」。
這是3D建築模型,把電力、水管、空調等不同技師畫的2D配置圖,化成一棟立體的完整大樓。 一個Enter鍵,揪出管線配置重疊、出錯的地方,不靠老師傅的經驗,也能找到最佳安排。這模型結合平板電腦或應用程式之後,可以作為工人施工、管理員監控大樓的依據。
這是被稱為BIM(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 建模的技術,在過去5、6年是建築業國際主流,國際競圖、智慧建築審核都列為基本要求。但對操作BIM已經1年的阿德來說, BIM不只是一項新穎的技術或搶單關鍵,而是一輩子的改變。
這是他此生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因為BIM,他撕下身上「社會負擔」的標籤,成為「人力資產」。
20年沒有工作,現在的他畫出車站3D模型烤乳豬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到台北念大學的第一年烤乳豬

舒米恩跟所有人一樣也會低潮,烤乳豬他很喜歡說「關關難過關關過」,而音樂與信仰,是支持著他一直走下去的力量。在赴美宣傳電影之前的空檔,舒米恩回到位於板橋的母校、台灣藝術大學,在他曾經窩藏過夜的圖文系暗房,他唸出去年奪下金馬與金曲雙金獎項的〈不要放棄〉歌詞。
「到台北念大學的第一年,遇上春節過年,學校宿舍都關門了,但我家裡被查封,回不去,沒地方住,就躲在暗房睡。第二年,我學聰明了,過年我就跑去跟僑胞混,大家在那邊自我介紹,有馬來西亞來的、緬甸來的,啊我,就是台東來的。那時大家還問:啊,台東啊?台東是在哪裡啊。」淡淡地說完,舒米恩哈哈笑了,酸酸的。突然可以明白,舒米恩不放棄回家、不放棄發揚部落文化的原因。
最後,他說起上回到挪威參加原住民薩米族Riddu Riddu音樂節的經驗,「他們的族人住在北極圈一帶,橫跨芬蘭、瑞典、俄羅斯、挪威等國,有點像我們阿美族,散落在台東、花蓮等地,但他們要集合更困難,國際線耶。」舒米恩說,他們的音樂節已經有25年歷史,從針對孩子的部落文化、歷史、技藝等教育出發,「那樣的文化養成、那些記憶,最後才會內化成自己的,然後帶著走,最後不論在世界各地做什麼,你都會知道你是哪裡來的。」烤乳豬這也是舒米恩對阿米斯音樂節的期待,是他不會放棄的夢。

Posted in 考試, 自考 | Leave a comment

就像是族人平日的生活景況烤乳豬

對舒米恩來說,部落的文化認同是很重要的事烤乳豬,但真的會遇到很現實的困難,舒米恩不願大家對部落文化的認同因此漸漸流失,「與其這樣,我們自己來解決!怎麼樣經濟自主?怎麼樣讓大家對部落文化有認同、有信心?來辦個活動彰顯自信,然後有機會賺別人的錢!」舒米恩哈哈笑。
於是在2013年,他籌辦了阿米斯音樂節,裡頭有部落族人的市集攤位,有部落阿公阿嬤的搖滾樂團演出、還有部落弟弟妹妹的表演,但從不主打明星大卡司,也不給節目表,一切隨興自在,就像是族人平日的生活景況,今年已是第三屆。
總是樂觀正向,舒米恩總以他的熱情與不放棄感染著身旁的人,在都蘭,不論是賣早餐的阿姨或開車的大叔,一講到舒米恩都滔滔不絕,張揚著嗓門:「他很棒!你看阿米斯音樂節讓那~麼多人來這裡。」、「你有沒有去音樂節?有沒有很感動?有沒有哭?那是舒米恩帶著大家一起做的。」
值得一提的是,阿米斯音樂節不靠政府補助,經費靠的是門票與周邊收入,其餘的,全由舒米恩想辦法。他的笑,苦苦的,但很得意,「困難嗎?困難啊。但還能怎樣,就面對現實啊,當下沒辦法解決,不代表解決不了,只能等待契機、尋找契機,所以…,我就辦貸款啊,聽到銀行願意借我,真是太好了!你看,這就是契機烤乳豬!」

Posted in 成考,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但舒米恩不打算停下腳步烤乳豬

馬不停蹄,是舒米恩這半年來的工作狀態烤乳豬,英、德的live house專場,睽違7年後的個人演唱會,在故鄉都蘭舉辦的阿米斯音樂節,導演魏德聖電影《52Hz,I Love You》宣傳,以及即將到來的《和你在一起─舒米恩X黃裕翔電影音樂會》。儘管感冒沒好全、腰的舊傷又復發,但舒米恩不打算停下腳步,「快了快了,年底本來就比較忙,忙完就快要可以休息了!嗯,應該吧。」他的助理一臉無奈,也莫可奈何,因為舒米恩一直以來就是這麼拚,而且親力親為。
儘管第三屆的阿米斯音樂節已經在上個月圓滿落幕,舒米恩滿腦子轉的還是跟音樂節相關,一聽有人參加過阿米斯音樂節,緊抓著就問:「你覺得哪裡還需要改進?在那邊都還好嗎?」
阿美族血統的舒米恩來自台東都蘭部落,面對都市現代文明與部落傳統文化的差異,他深有感觸。
這些年,外界看他就是一位熱心於公共事務的部落青年,還獲選為公視董事,舒米恩說自已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有意識,「我參加的第一份公共事務,是族裡的豐年祭,每年的豐年祭,在外面工作的部落年輕人都會回來,大家聊著在外面工作的狀況,可能又換了工作或剛辭掉工作,然後聊著大家都有的茫然、看不到未來的感覺。」舒米恩說,豐年祭之於原住民,就像是一般人的農曆年節,「但農曆年有放假,我們要回部落參加豐年祭就得請假,很多時候,烤乳豬請假很難,因為工作不會等你,只好辭職,但那些人願意回部落,都是有心的啊。」

Posted in 成考,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如果你讀詩的時候烤乳豬

當然在銷售量屢創佳績,也打進中國市場之後,烤乳豬有很多專家學者對假牙的詩抱持疑慮,認為這根本不是詩。我無法、也不想說服他們,只是我想起幾乎是所有愛詩人偶像的艾蜜莉・迪金生曾試圖定義詩,其中有一種是:「如果你讀詩的時候,感覺頭蓋骨被掀開,那麼,它就是詩。」我認為假牙詩對頭蓋骨的破壞無與倫比!而曼德爾斯塔姆則認為詩是:「黃金在天上舞蹈。」關於這個,我想假牙詩也責無旁貸,因為讀假牙詩的我們無不被敲得眼冒金星,滿天都是黃金的舞蹈啊!
好吧,這兩個舉例可能有點蠢,我想假牙的讀者和假牙本人,根本不在意這是不是詩。而我的看法更過分,我認為唯有不在意,徹底消滅了自己正在寫詩的這個念頭,心無旁鶩,順其自然,最終才能得到詩。假牙的詩正是如此。

「Suming,看我這裡一下。」聽到《報導者》攝影記者的要求,舒米恩冷不防回了句:「那怎麼好意思。」全場愣了一秒後,爆出大笑。舒米恩笑得最得意,因為屬於他的(阿)美(族)式幽默風格,就是能這樣讓大家感覺歡樂烤乳豬。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

是什麼動力驅使著他烤肉食材

本屆得首獎的作品〈海浪之歌〉,烤肉食材作者是來自印尼的移工Justto Lasoo(中文名字:王磊),他虛構一個印尼漁工與台籍船長的故事。裡頭有雇主與外籍移工關係的互動細節;有彼此各自缺席的父親與兒子,在船上找到互補陪伴;有討海人與海洋的關係,不管是台灣或印尼。雇主會讓外籍移工超時工作,文中不以道德善惡呈現人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議題與無奈。雇主也正被新自由主義的資本甩開,但一生都在討海,也只會討海,用最後一點力氣在掙扎著,需要仰賴一個語言不通的外籍漁工。Justto的文裡,用對話呈現了人物的立體豐滿面貌。文學裡的人性,能打動許多讀者人心,是因為不站在簡單的善惡立場發言,透過取捨、放大、虛構等手法,讓人物具有真實生命。
看完文章,一直想像Justto在真實生活中,每日鐵工廠下班,應該要休息安睡的時間,他獨自在電腦前敲著鍵盤寫作的身影。是什麼動力驅使著他?Justto:「寫作就是我的腳,帶著我到處去。文字能帶領我到其他地方,造訪我從未到達的土地,體會我從未經歷過的事情。最重要的,寫作能帶著我,到懂我的人身邊。」也許他基於生計,來台灣這個選擇不是完全出於自由。但某個程度上,在文字、文學裡,他比雇主或其他人更自由烤肉食材。
高雄三餘書店外觀。(攝影/謝一麟)

Posted in 英文家教,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看似擁有許多自由烤肉食材

身為子女,終於認識了什麼都可以的媽媽,也有自己的青春記憶與喜好。
生活在異鄉,家鄉的食物,成了裝載各種思念、徬徨無助、孤單寂寞的具象容器。也像是鏡。烤肉食材在這個時代,特別是一個在東北與東南亞中間的海島國,異鄉與家鄉、民族與國家,界線愈來愈模糊。一些空泛的集合名詞,像是台灣啊、文化啊、我們啊,內涵愈來愈複雜。商業媒體與短線政治,還是喜歡簡約分化的使用這些詞彙。可惜的是,大眾失去探索思究多元生命經驗的機會與視野。不了解別國的文化倒也無妨,比較可怕、可悲的是,那種被操弄的狹隘視野,會讓我們逐漸失去自由,不再能自由地觀看、自由地思考、自由地移動。
最近看魏明毅的《靜寂工人:碼頭的日與夜》,被碼頭勞工們那悲而不哀的生命故事給牽引進去。新自由主義當道的時代,資本找上你時,你變有錢,看似擁有許多自由。但資本主義總是往生產成本最低處去。當它找到更低的人力資本時,就急速把你切斷,大力甩開。這僅僅只是碼頭工人的故事?可能更是這時代勞工的共同命運。他們的故事,可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他們就是我們烤肉食材。

Posted in 考研,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白飯淋上印尼醬油烤肉食材

改良過的台式跨國蛋餅。(攝影/謝一麟)
第三屆移民工文學獎得獎作品集——《航:烤肉食材破浪而來,逆風中的自由》中,多篇對於食物的描述,讓人印象深刻。評審獎作品〈Lir Ilir〉,寫一個異國工作的人,想念遠在印尼的母親。人在異鄉艱辛,最大心願就是回去幫母親,把地板全部換成磁磚,取代會因乾裂開的黃土地,這樣媽媽禮拜時,膝蓋會比較舒服。文中用磁磚當工作動力,用紅蔥頭酥和醬油配飯,當作思念媽媽的暖味。作者是來自印尼的移工Abdul Mubarok,得獎影片中,他將紅蔥頭切片,下油鍋爆香,撈起紅蔥頭酥,油留在鍋裡煎蛋,起鍋。白飯淋上印尼醬油,配紅蔥頭酥、荷包蛋,一邊吃,他的眼淚一邊在眼眶裡打轉。
作品集中除了參賽得獎作品,還收錄「新二代說媽媽的故事」。〈來一盤生菜春捲吧!〉中,寫到早年媽媽嫁到台灣,不容易買到越南的料理食材。好不容易得到一罐香蘭葉香料,放在冰箱十幾年都捨不得用完。媽媽得癌症,終歸無法回去越南探望,吃道地越南菜。現在他想念媽媽時,就吃生菜春捲。〈「都可以」媽媽〉,作者以為媽媽吃什麼都可以,沒有自己的特殊喜好。年紀增長才知道,那是因為媽媽愛子女,勤儉持家。直到和媽媽重返澳門,在紅街市附近,媽媽排隊吃一賣牛雜的攤販,興奮的大口吃肉,點了兩大碗烤肉食材。

Posted in 家教, 考研 | Leave a comment

台灣普羅大眾常吃的早餐烤肉食材

然後就是憨著笑臉,誠懇老實地介紹獎項、烤肉食材頒送獎座,但那就是天生魅力吧,一時間,PTT上的三金版出現了無數「肥雪!!」推文。雖然最終他沒能「回收」,沒能當上典禮的主角,但大家沒忘記林雪。
「我是勞模(勞動模範),我就是把主角配好、把角色發揮好,就算只一秒,也是一秒的角色,頒獎的工作也是這樣。」捧著肚喃,他呵呵又笑了起來,那笑,讓人不由得回想起《PTU》的結局畫面:當一夥員警忙著替大意迷糊掉了槍的他瞞天過海、滿街找尋,還捲入槍戰,他竟是在槍戰煙硝旁的垃圾堆裡找回配槍。最後,他晃著槍,對著他的同事任達華燦笑,就是那一刻,好孩子氣,好放鬆。

蛋餅,是台灣普羅大眾常吃的早餐。它有著百百款的口感。特殊口感的蛋餅,可能是許多人鄉愁的味道。我愛吃的是高雄市三民區新民路上一家早餐店的蛋餅,主要就是蛋與麵粉的味道。外皮煎得酥脆,餅的質地軟嫩,有點像是港式腸粉那樣。老闆娘來自越南,這台式早餐蛋餅融合了越南粉卷(越南語:Bánh cuốn)的精髓。未來,它可能也是附近學子與許多顧客的鄉愁滋味烤肉食材。

Posted in 考研, 考試 | Leave a comment

這回想要扎實做自己電影的主角烤肉食材

是一種懺情,一種自傳,這些年也跨足電影監製的林雪烤肉食材,起心動念,想把這些難受與不堪拍出來,「自編自導也自演吧,所有的畫面情節都在腦子裡,刻骨銘心的,我忘不了。」總是別人配角的林雪,這回想要扎實做自己電影的主角。
三度造訪台灣,每次都匆匆,都與獎擦身,幾乎沒在媒體版面留下痕跡。今年,有點不一樣,他除了是入圍者,還是頒獎人,那好像是最初,他從電影場務、從晃悠一秒而過的龍套,成了有角色姓名、有台詞的配角一樣。
金馬獎當天下午,林雪坐在飯店房間裡,開著電視、配著嘈雜人聲,他的視線不知落在窗外何方,但他突然回想起今年得知入圍消息的平靜,喃喃說:「噢,大家喜歡啊,大家知道林雪還是在演,還在做林雪喜歡的工作啊。」然後,一面等著受訪、等著梳妝,一面琢磨著那一晚屬於他的角色功課。
那一夜,林雪兩度被人注目。
第一次,他踏上星光大道紅毯,捧著52吋的肚腩,氣勢萬千,走到尾段,他停下腳步,捧著肚子的手突然高舉上頭,比了個愛心圖樣,跟一旁的熱情觀眾致意,「反差萌」惹得更多人驚喜喊叫「肥雪!」。第二次,他跟歌手好友任賢齊上了台,擔任頒獎人,其實沒多說什麼,「我先頒獎,看看有沒有回收烤肉食材。」

Posted in EMBA, 家教 | Leave a comment